【设为首页
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国内资讯 >

搞秘密黑名单?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承认审查学者涉华敏感信息

时间:2021-06-11 00:19点击:
  搞秘密黑名单?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承认审查学者涉华“敏感信息

(观察者网 讯)据英国《卫报》6月7日报道,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(Australian Research Council,简称ARC)被控建立秘密“黑名单”,搜集、审查学者的“敏感信息”,包括是否有涉及中国的联系。

就在上周,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在向参议院预算委员会汇报经费使用建议时,公然说出:“我们已经审查了里面的‘敏感信息’。”

据报道,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(ARC)已经承认,它在决定是否批准科研人员的科研经费时,会审查所谓潜在“敏感信息”,包括媒体的相关报道,以及是否存在与中国“高风险”机构的联系。

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分部经理凯莉·埃默里(Kylie Emery)解释说,他们一直在与澳安全机构合作,重点审查公共领域的项目。审查的“敏感信息”包括“过去在媒体上发布的内容”以及“是否与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(ASPI)发布的‘涉华报告’'中列出的机构有联系”。

据《卫报》报道,这里提到的所谓“涉华报告”由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(ASPI)在2019年发布,实质上是由美国国务院资助完成的。报告列举了中国军工相关的所谓“高风险”科研机构,多次渲染中澳之间正常科学交流中的所谓“国家安全”风险。

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此举,遭到了澳学界人士的反对。面对无端的“诽谤和影射”,澳大利亚前研究部长、工党参议员金·卡尔(Kim Carr)表示,非常担心审查对研究人员学术声誉的影响。

金·卡尔指出,科研人员和大学校长“有权知道是否存在这种麦卡锡主义的黑名单”,“如果存在黑名单,我想知道操作的依据是什么”。他还提出了质疑与抗议:“如果这项秘密审查导致人们的生计、声誉和职业生涯受到明显威胁,那么个人的公民权利有权得到保护。”

澳大利亚前研究部长、工党参议员金·卡尔(Kim Carr)。图片来源:视频截图

澳大利亚Mirage新闻网报道,澳大利亚全国高等教育联盟(NTEU)负责人艾莉森·巴恩斯(Alison Barnes)也提出了质疑:“如果情报部门将信息提供给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(ARC),导致研究项目在完全不透明,或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被取消,那么这可能会为澳大利亚的学术自由和知识研究开启危险的先例。”

艾莉森·巴恩斯直接指出,这是在扼杀澳大利亚的学术自由:“事态的发展可能会为科研人员创造一种自我审查的恐怖环境,这样一来,学术自由也会由此丧失。”

澳大利亚全国高等教育联盟(NTEU)将向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(ARC)正式提出担忧,并要求ARC对这些做法作出解释。艾莉森·巴恩斯说:“作为负责的资助机构,ARC应根据学术价值评估研究资助申请,而不是受政府的不当影响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(ASPI)并不陌生,媒体已经多次起底这个“谣言制造机”了。ASPI成立于2001年,资金来源主要为美国政府、西方军火公司以及美国科技巨头,是一家披着学术外衣炮制反华言论的机构。因其长期秉持反华立场,充当反华“急先锋”,炮制多篇虚假“报告”抹黑中方,散布“中国威胁论”,实际就是美国政府操纵的反华工具。

对此,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曾表示:“它(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)自称是独立研究机构,(但)它既不独立,也不研究,在澳大利亚国内也不得人心。”

ASPI的部分资助者。包括欧美武器制造商、科技公司,以及外国或地区政府,其中许多视中国为战略竞争对手。

去年年底,时任澳大利亚教育部长丹·特汉 (Dan Tehan)还以“国家安全”为由,拒绝了5名学者申请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(ARC)高达每年50万澳元的科研经费。不仅如此,他还拒绝了18项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(ARC)经费申请,这些科研领域多涉及高科技领域,其中包括通信、电力传输、纳米技术应用以及尖端燃料电池技等。

此外,2020年12月,澳大利亚联邦议会通过了《对外关系法案》。根据法案,澳大利亚的大学与外国达成的所有合作协议都必须提交外交部,再由澳大利亚情报部门审议,就这些协议是否有害“国家安全”做出评估。根据法案,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有权单方面终止大学与任何外国实体之间的关系。

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此前指出,中澳合作本质上是互利共赢的。一段时间来,澳方不顾中方严正立场和多次交涉,严重损害中澳两国互信,中方不得不作出必要的、正当的反应,澳方必须对此承担所有责任。中方敦促澳方摒弃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,真正客观看待中国发展和中澳合作,立即回归理性、纠正错误,停止针对中澳合作的疯狂打压行径,停止把国家间正常交流政治化、污名化,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
火币网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